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年 yewuhcg5

年关渐渐近了,乡思像萌萌的嫩芽儿,悠悠地潜滋暗长。情怀越来越浓厚,像是陈年的蜜饴,窖藏的老酒,粘稠得无法化解。   

  亲情,乡情,故乡的年味,无时无刻不在魂牵梦绕着他乡的游子,叫人回味,叫人思念,叫人惆怅。而此时此刻,远方的老家,父母亲也许正在小屋里絮叨着儿女们的小名,也许正在整理着儿女们回来后要住的卧室,也许正在张罗着儿女们爱吃的饭菜,也许正在村口,眯着老眼,一次次的张望。   

  思乡的牵绊,像一根根无形的丝线,从城里扯到乡下,从这头扯着那头。牵着父母的心,连着儿女的肉,织着父母的爱,缀着儿女的愁。回家吧!回家吧!父母已然白头。回家吧!回家吧!他乡怎可久留?雁南飞,鱼洄游,人们匆匆忙忙往家赶。只是,那浓浓的乡愁,大小的车儿刘云涛如何载的起?   

  人在归途,思念家乡的天,家乡的云,思念家乡的地,家乡的人。   

  近了,近了,故乡近了,还是那个坡,还是那道河,还是那条路,还是那个窝,还是那个偏僻的小呀小村落。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一种暖彻肺腑的感觉。越来越激动,越来越急迫,就像迷失的羔羊听到了呼唤,就像海上的航船看到了灯火。   

  到了,到了,老家到了,熟稔的老屋,熟稔的院落,熟稔的音声,熟稔的笑容。纠缠的心豁然开朗了,沉重的负累一下子解脱了,飘泊的心终于找到归宿了。老爸,老妈,已经早早站在大门口,带着笑容,带着喜悦,带着泪花。还是梦中的模样,只是多了几道皱纹,多了几缕白发,多了几份沧桑。一声“爸!”一声“妈!”一声“娃儿!”一种甜甜的幸福,一种涩涩的酸楚,一股暖暖的温存,一种晕晕的傻傻乎乎。一如小时候在外受了委屈,回到家里见到爸妈,听不得爸妈一声问话,不由得鼻翼一酸,有一种莫名的想哭。爸妈变老了。就像门前斑驳的老树,就像饱经风霜的瓦屋。儿女已经长大,父母在慢慢变老。让时光慢慢倒流吧!让父母再恢复青春,让儿女再回到童年。回到了家,见到了爸,见到了妈,再大的儿女一下子又成了父母心里娇爱的孩童,在父母的爱里找到了温馨与幸福。所有的苦楚与压抑一下子化为乌有,烟消云散了。   

  陪父母好好坐坐,唠唠嗑吧!给妈妈换上一件新衣,给爸爸拎出两瓶好酒。悄悄揣进妈妈兜里几百块钱,轻轻拈灭烟灰缸里爸爸未吸完的烟头。陪妈妈在院里晒晒太阳,和爸爸到田间地头走走。帮妈妈一块儿拾掇拾掇厨房,洗刷洗刷餐具,择择菜,淘淘米,擀幹面皮,包包饺子。和爸爸一块儿扫扫院子,贴贴春联,挂上灯笼,放放鞭炮,上坟烧香,祭拜祖宗。给妈妈捶捶背,揉揉肩,梳梳头,洗洗脚。陪爸爸下下棋,打打牌,喝喝茶,端一杯老酒。和爸爸妈妈乐乐呵呵聊日子,欢欢喜喜吃饺子,平平安安守岁夜,开开心心过大年。   

  没事在村里来回溜达溜达,四处看看走走,向大爷奶奶问个好,跟大叔大妈打个招呼,与旧时的小伙伴打打闹闹,开开玩笑。看看房后的老井,摸摸村头的古树,踩踩河边的石桥,走走田间的小路。把老家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煮进新茶,酿进老酒,细细咀嚼,慢慢品味。把老家的一天一地,一声一息,都装进背包,记在心头,一一梳理,时时回眸。   

  串串亲戚,走走朋友。看看西庄大姑,瞧瞧南村老舅。带几件礼物,捎一片问候。家常寒暄,来往应酬。热热闹闹,忙个不休。   

  在家的每一天,看到的是亲切的笑容,听到的是温馨的话语,闻中科白癜风医院微博到的是清新的气息,尝到的是甘美的味道。心是踏实的,情是丰盈的,觉是酣眠的,梦是甜香的。就像回到了孩提,就像生活在太古,就像鸟在云中过,就像鱼在水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生里游。有做不完的梦,有唱不尽的歌。有说不完的畅快,有道不尽的欢乐。   

  一转眼,年就过完了。初一拜祖宗,初二看舅舅,初三瞧姨姑,初四初五看丈母,七不出门,八不回家。初六初九,人往外走。家里的饭还没吃够,跟爸妈的话还没说完,又要背负行囊,奔赴他乡了。又要远离故土,告别爹娘了。“爸,妈,我走哩!”妈妈可怜巴巴一句:“还没住住哩!又要走哩?”叫人心里酸酸楚楚。爸爸一句:“在外好好干!别想我和你妈!”叫人忍不住别过头来泪哗啦啦的流。   

  就要走了,就这样告别父母,父母送别儿女。爸妈苍老的身影立在村口,孤独,寂寞,无助。缓缓的,父亲挥着的手;远远的,母亲擦泪的袖;渺渺,雾霭中的村庄,悠悠,人在天地尽头。飞扬的尘土遮蔽了家乡的小桥杨柳,袅袅的轻烟惹起无尽的别思离愁。一年又一年,父母越来越老,还有多少次村口的等候?飞去的鸿雁,你可曾回首?离别的羔羊,你可曾停留?一年又一年,珍惜吧!一年深似一年的乡愁!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欢迎进入红袖投稿,希望以后注意:段首请空两格,已帮您排版好。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多次修改,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可自行百度“自动排版工具”,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复制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     期待佳作。(编辑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