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叹侬伤

叹侬伤
  

  叹侬伤

  ——守护狼的魔女

  

  

  也许死亡从未这样接近过我的大脑,一片鲜血妖娆的疼,谁选择死里逃生。­

    
武汉白癜风医院是怎么治疗疾病的
  我庆幸自己也会受伤,也会走错地儿童怎么会患上白癜风方,也会看到世态炎凉!­

    

  我更庆幸自己的良知,自己的恐慌,自己也有拒绝孤独的善良!­

    

  庆幸的悲凉,人世的凄状,最美的妖艳独自在绽放……­

    

  ­

    

  踏进医院的大门,缓缓的步入厅堂,久违的血腥让我不禁反胃,伴随心脏有节律的跳动,我的脚不听使唤的定力在中央,脚底的痛钻心的疼。­

    

  我环顾四周,炫色的白事那么的刺目,双眼朦胧的雾气让我恐惧这个陌生的、我不曾驻足和停留的世界。川流不息的人权威白癜风专家郑华国称患者要科学看待维生素C群奔波着、叫嚷着、哭泣着,那些陌生的面孔伴随着不同的人群,裸露着不同程度的狰狞。­

    

  天使和魔鬼滋生的池塘,欲罢还休的向往,脚上的疼颤栗了片刻,谁在提醒我这个世界莫名其妙的肮脏,我艰难的挪动脚步,看着展示厅上显赫又醒目的字样,寻找可以拯救我,天使的模样!­

    

  就在我迷茫的眼睛不停的闪烁时,映入眼帘的一片恐慌让我忘记自己也是一个孤独的灵魂向往者:我看到一个貌美如花的同龄女子傻傻的看着我笑,双手不停的向我挥舞着,嘴里咿呀咿呀的口语让我更加惑不止。­

    

  我抬头看着她身边的人群,一个个泪流满面的轻声啜泣,那无助背后的凄凉让我感觉心口发闷的疼,一瞬间我泪流不止,我叹息这个和我一样拥有花样年华的女子,她的未来,我甚感担忧!­

    

  正当我对着这个痴痴狂狂的女孩深思时,一个跟我母亲差不多年龄的妇人推着她缓缓的向我走来,我看着这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岁月留在她脸上的痕迹依然消除不了她的美丽,和座椅上女孩一摸一样轮廓的美丽。­

    

  我连忙起身,向这个阿姨问好: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

    

  对不起,小美女,冒昧的打扰您,我的女儿一直盯着您的毛毛围巾,执意不走,所以,当妈妈的我……­

    

  哦,我看看这个女孩的目光一直未曾离开我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妈妈亲手为我编制的围巾,看看她挥舞的双手,再看看这个阿姨的无奈神态,犹豫在那一瞬间就化成了坚决,我马上把围巾从自己的脖子里取出来,小心翼翼的缠在她的颈间,她居然很清晰的说,‘谢谢’我爱惜的摸着她的发稍,轻轻的问阿姨,小妹妹这是?­

    

  我目送她们的离开,我真心祝福她在那遥远的美国可以幸福快乐的生活。­原来这个女孩是为了减肥,瞒着父母来医院买减肥,医生没有做任何诊断就把医院所有类别的减肥药推荐给了她,最后因为药物中毒导致神经失调,成了现在患得患失的模样……­

    

    

    

  如果,某些人此时站在我的身旁,冷眼的听到这一切背后的黑幕,听到那个女孩子的‘誓死不伤的话语,看介绍一些白癜风患者生活知识着二十年的风雨兼程,命运的双手不堪血洗昨日的华丽,不经意间的恩赐是那么的蛊惑和离奇,难道你还深信天使纯洁的翅膀拍打着所有人幸福的过往吗?­

    

  难道你还甘愿祈祷美好的新生不是金钱的枉然吗?­

    

  难道你还自信可以分辨天使与魔鬼的心脏频率吗?­

    

  也许,人世间并没有天堂和地狱的分档,鱼目混浊的世道只是种坦然的遗忘……­

    

  从那遥远的年代里,何时记忆着自己出入医院的血腥和罪恶,那种恐怖的画面,曾几何时返幕在脑海、谁挣扎的想要苏醒过来,后背淋湿的冷,是谁刺骨的疼……­

    

  我和所有初来者一样,满脸的茫然和担忧,心中的大石压迫着脆弱的神经,哽咽的自己不得不强迫自己面对现实,那怕只是个无关痛痒的小伤……­

    

    

    

  脚底发疼的厉害,我继续前进的脚步,穿过厅堂迈入侧廊,人群的奔波让我感觉到生命流逝的脆弱,一个冷颤,我跌坐在椅子旁,冰冷的一切让我找不到依附,所有的坚强在面对即将流失的生命前,都是显得罕见的怯懦,显得那样的不堪一击,显得人情冷暖是那样惹人讥讽……­

    

  冬日午后的暖阳,光芒万丈,但是驻足在白色城堡的人群却包裹的格外严实,并且时不时的拉紧衣角和手套,仿佛大门之外相隔的是两重天,两个世界更难堪言的是不同角色下的面具和妆容……­

    

  思绪还在游荡,找不到归属,突然阵阵哭声吸引了我的视力­;

    

  ­ 白色病床上,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在痛苦的挣扎着,紧握护栏的双手,沾满了鲜血,顺着床头,一点一点的滴落在白色地板上,那一抹红,格外刺眼,妖娆了整个惨白的隔世离愁!­

    

  看不清她的娇容,但我依然可以真实感觉到那些许的狰狞和恐惧,那一幕定格在我的脑海烙印了一次生死边缘的向往…­

    

  我无力的徒手哀伤,因为我也是个需要被所谓天使拯救的孤魂,我和所有人都诧异为什么还不拯救…­

    

  在一个阿姨的轻声细语中,我们才得知这个孕妇因为胎位不正,导致难产,可手术费用不是个小数字,一家人一时无从准备,一家人把身上所有的钱凑起来,还差五百,还是不够,女人的丈夫哀求着医生,先做手术,剩下的钱,明天一定补上,医院有规定,只有把压金交齐才能动手术,这是医院,不是福利院­

    

  男人跪下来,声撕力竭的呼喊着,救救她,她有病,不能等,钱,我真的一定补上,这是旁边,不知谁说到,求他们还不如去求路人去,一语惊醒梦中人,那男子像疯了一样跑了出去,旁边的人都看不过去了,都议论说,人家男人都去借钱,赶紧做手术吧!再晚大人孩子恐怕都保不住了…­

    

  可能院方害怕群乱,就先做手术了,所有人都一阵窃喜,可医生随口丢了几句、钱不够,还妄想母子平安,哼、见鬼去吧!这些话让所有人打了个冷颤,大家无耐的对望着,摇摇头的叹息着这对母子的命运…­转身,看到那个无助父亲在奔波着,我心中不忍,看着手中的一张百元大钞,看着发疼的脚,再回想那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的良心告诉自己,我别无选择,我忍着疼,艰难的站起来,挥动着手中的钱向那个男子的方向喊去,先生…­

    

  他迷惑了一瞬间就折回到我的跟前,很拘禁的看着我,说“谢谢”,并且双腿就要跪下去,我连忙拉住他的双臂,把钱塞给他,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只有这些…­

    

  他连忙说,谢谢,这就不少了,我知道这些还是不够的,过往路人都停下忙碌的脚步,看着我们!­

    

  或许我的行动真的有效了,大家望着眼前这个刚毅的男人,再望着手术房,犹豫了片刻,就把自己本不富足的钱放到这个男人手上!这个五十,那个二十,这又个十元…­不计其数的人群涌过来,我缓缓退下来,看着,看着,眼泪就模糊了双眼…­

    

  看着老妇人颤栗的抖动双手的手绢,

    

  看着孩子气的娃娃们,

    

  看着女人们的爱怜,

    

  看着男人们的敬佩…­

    

  我转身走了出来,因为我仿佛看到那个妇人抱着婴儿,安然的躺在病床上,她的丈夫一脸幸福的在旁守护着,全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

    

  走到墙角,我拨通姐姐的电话,姐、我需要做个小手术,钱没有带够,现在很冷,我在医院的走廊里…­

    

  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当然,我的小手术也会平安的…­

    

    

    

  在这个冬日暖阳的午后,我压抑的心变的异常宽敞和明亮,姐姐说,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进医院,她都吓的半死,我却坦然的跟局外人一样…­

    

  呵呵、不能说的秘密,我开心的想要休息,因为生命太过脆弱,尤其是在这迷惑的年代和这座腐朽的殿堂里,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并尽快离开…­

    

  也许、在冬日暖阳的午后,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一幕幕发生,但是我却深信,在这冰冷的寒冬里,也会有很多像我一样害怕寒冷和拒绝孤独的人群,我们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挽留真正无辜的天使精灵…

    

    

    

  《叹侬伤》­

    

  禁锢城堡忆骨亡,流年见转痕墨伤­.

    

  飞舞惊渡阎罗祖,回救恕挚侬依赋­.

    
返回列表